扮裝大師森村泰昌

 

森村 泰昌(もりむら やすまさ、1951611 - )は、日本の現代芸術家。

他的創作方式與辛蒂‧雪曼非常相似,但不同的地方是,範圍更加廣泛,並且有特定模仿對象。從美術史上的名畫到女優名人,仿佛是自導的藝術史。

 

 

 

 

森村泰昌  私の中のフリーダ(骸骨の指輪)
 
2001,  タイプCプリント  120x96cm,  ed.10

 

 

 

 

 

2009 在日本的epside

 

なにものかへのレクイエム・宙の夢/アルベルト2

2007年

 ゼラチンシルバープリント

 120x96

 

 

なにものかへのレクイエム・赤い夢/マオ

 

 2007年

 カラー写真

 150x120 cm

 

模仿畢卡索

 

         私の中のフリーダ/支える力

 

                2001年      カラー写真

 

                                  唄うひまわり

1998年    カラー写真   93x73  cm

 

模仿 委拉斯蓋茲的 宮女

 

穿青色衣服的自己 模仿 維梅爾的畫作

 

 

80年代的日本現代美術界,正值一批年輕藝術家對近代以來日本美術的發展進行反思,企圖打破長期以來對西方美術從精神到樣式的一味追隨局面。森村泰昌的作品通過對美術經典的解體和再構築,首先在形式上對應了當時的大環境,並建立起當代藝術與經典名作之間的另類關係,以表述自己對西方文化乃至文明發展的批判。他從此一發不可收拾,不斷推出類似風格的作品。

日本評論家給森村泰昌的藝術戴上“樣式主義”的幌子。也許,從作品手法上看,他不乏借用美術經典作為其藝術的特殊載體,但其作品的意旨顯然不可與意大利16世紀末的美術家們同日而語。解構與顛覆是西方後現代藝術的演變路徑,作品的意蘊、界限與形態也隨之不斷拓展。早在自行車輪、小便池等工業製品被杜尚貼上“藝術”的標簽並搬進美術館時,“作品”的概念就遭到了嚴重的顛覆。而從20世紀二三十年代開始,隨著美國式的都市消費文化的急速膨脹,信息資訊的氾濫又成為藝術家們不得不面對的事實,因此而來的對既有樣式的引用或者說借用也成為大眾藝術的一個基本特徵;60年代以來的後現代文化中充斥的流行形象和符號等又成為藝術家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現成品”。因此,對既存形象或經典作品進行挪用、複製、模擬、錯位的“改造”已然成為後現代藝術的常用手法。

森村泰昌的主要手法是攝影,雖然攝影在發明的最初時期遭到了畫家的排斥,但是今天已經沒有人再懷疑攝影作為一種影像製作系統所具有的無以替代的意義。在藝術的“原創性”被放棄之際,堂而皇之地以攝影的手法複製大師的經典作品來質疑藝術的真確性、原創性以及價值等問題便順理成章;在策略性、幽默性和文本批判性成為作品主要取向的當代環境中,模仿或抄襲都已不再成為作品價值的障礙。尤其是在今天所謂的“讀圖時代”,似乎一種新“樣式主義”已儼然形成,森村泰昌的作品從形態到手法上都應驗了這一點。但重要的是,在這裏作為母體的“現成品”必須是大家共同認知的經典“文本”,藝術家是通過對母體的再創造而賦予新的、與原作有別的意蘊。隨著對原作本來定義的超越乃至顛覆,作品的涵義也隨之拓展和衍生。看來森村泰昌深諳其道,他選擇了美術史的經典作為他複製和改造的“素材”和自由解讀的“文本”,他的藝術顛覆了現代的嚴謹姿態,打破了權威的秩序模式,顯現了作為日本藝術家的特有身份和獨到視角。

 

参考

森村泰昌」芸術研究所

蕭老師畫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